槐序.

You had me at “hello”.

宿在乌镇 夜枕江南❤️

夜晚的乌镇是一首诗(♡˙︶˙♡)

是我的小天地呀


虽然难受


但是不后悔❤️


【恋与漫威】summer

*关于夏天

*含虫/基/查/奇异

*ooc慎入

*来自小透明的第一次写文  如有撞梗纯属巧合

 

 

卑微求评论+喜欢

 

 

Ver. 小蜘蛛

 

你该怎样概括夏天?

 

是院子里的丝瓜开花了

 

是挖了一大勺冰西瓜刚好没有籽

 

是从闷热的客厅推门进去开着空调的卧室的那一刹那


它之于你,更是清早从噩梦里醒过来发现天已经大亮,蝉鸣不止,就好像什么坏事都没有真的发生。

 

你的蜘蛛少年终于回家了,在五年的销声匿迹之后。

 

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是你们第一次同居。五年前,你们是学校公认的,可以一年不讲话·会同时脸红·情侣,因为你们俩都太慢热,还特别容易害羞。

 

现在,你长了五岁,他却仍是高中生年纪,这层暧昧的,青涩的,想要互相靠近的小心思,更加显得无所适从。

 

盛夏的晚风伴着燥热的蝉鸣,窗外横冲直撞的热浪能把人扑得一个踉跄。你和Peter一人一个房间,各自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心事。真奇怪,你歪头感受着空调携来的冷风,Peter自从回来之后话就少了好多,从前明明是个小话痨的。

 

额角的碎发被吹起,细白的小腿有一下没一下地在床边晃荡着,没想一会儿你就沉入了梦乡。

 

这回打扰你的可不是缠住你的梦魇,而是锲而不舍在你耳边嗡嗡的蚊子。

 

你被惊醒,恍然间坐起,眼睛被灯光刺得睁不开。迷迷糊糊间跑去Peter房间小声嘟囔,奶音里困意十足,“Peter打扰你了,我房间里有蚊子,你能不能帮忙打一下?”

 

Peter听见声音一个激灵爬起来,摸摸你乱糟糟的碎发,在你额头上印下轻轻的吻,“OK darling,我这就来。”

 

你回到房间跳上床,把脸埋进枕头,两手挡住灯光,神思恍惚又困倦,额上温度还很烫人。

 

大脑一片混沌之间,你听见Peter进来的脚步声,熟悉的声响勾起你心中最柔软的回忆。你听见他放得一轻再轻的步伐,听见窸窸窣窣寻找蚊子的声响,听见他屏息敛声啪的一下打死蚊子,口中溢出的小声欢呼,甚至,还有他看见你缩成一团,柔软的发丝散在枕上,帮你掖好被角的温柔。

 

“…My littlegirl, I’m so…so sorry.”Peter嗓音沙哑,俯身在你耳边轻轻道歉。

 

此时你完全清醒了,你坐直,撩撩遮住眼帘的头发,环住他的脖颈,慢慢把头埋在他不算太宽厚但有力的肩膀上。呼吸间全是他身上浓烈的,清香的少年气息。

 

“oh天哪我吵醒你了吗?sorry我不该说话的。”Peter一怔,然后缓慢又笨拙地回抱住你。

 

“No ,Peter,没有什么值得道歉的。”你极力忍住涌上心头的酸意,“你能回来,我别无所求,我的超级英雄。”

 

你能归来,已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荣光。

 

“所以,我们可以讨论一下我腿上的包怎么办了吗?”你不愿气氛太过沉重。

 

“噢噢噢对,我我你房间有没有风油精清凉油之类的?我可以帮你揉一下噢不我的意思是你如果不介意的话…”Peter有点无措。

 

看着你下意识抓出的一道道红痕赫然印在白皙的皮肤上,他没等你说话就轻轻握住你的脚踝,将药膏均匀地抹上去,指腹不轻不重地揉着那个肿包。

 

你看着他低头专注的眼神,密睫轻轻颤着。

 

不知何时,从他掌心传来的温度开始烫人,你不好意思地动动小腿,仰头却对上Peter幽深但无辜的眸子。心底好像有汽水泡泡涌上来,最后在耳旁炸开,从耳廓一直染到脸颊。

 “我想,darling你半夜跑来喊我打蚊子也不方便,以后我直接跟你睡吧。”Peter内心的小雀跃被你窥见,你刚想开口就被温软的唇堵住,“不要拒绝。”

 

哪还容得你拒绝。

 

你在与少年的唇齿相依间失了神。

 

只记得,此后的每一个夜晚,都是好梦。   

 

 

 

 

Ver.Loki

 

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's day?

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.

我能把你比作夏日的一天吗?

 

你比夏日更美丽温婉。

 

邪神大人总喜欢在炎热的夏天给你念这句诗。

 

你觉得很迷。夏日哪里美丽温婉了???

 

明明分分钟热到死好吗?如果没有空调的话,那么,冰箱也是个好去处。

 

不知为什么,Loki身上的温度总是偏凉,即使在中庭,不比阿斯加德那么适宜的地方,也能优雅高贵地看书喝茶,绝不会像你一样,动一动就满头大汗。

 

所以,夏日最清凉的方法,当然是抱着Loki睡午觉啦。

 

Loki有些诧异地挑眉看着挂在他身上的你,身体竟是少有地僵硬。

 

你倒是一脸无谓的闭上眼睛,在他怀里不安分地蹭着,翻来覆去寻找睡眠的最佳角度。女孩发丝上柠檬味的清香似有若无,人也小小一只,睡颜恬静而又满足。

 

Loki拿着莎翁诗集的手轻轻放下,嘴角勾起他自己都不曾发觉的笑意。

 

 

可是,他身上只是微凉的温度明显满足不了你。睡梦中,你额头沁出微微薄汗,无意识的翻滚动作把他身上墨绿色的丝质睡衣压出一条又一条褶皱。Loki注意到了这个细节,手轻轻一挥,一道深蓝色的屏障笼罩在床前,像风拂过一样清凉,顺便隔绝了试图饱餐一顿的蚊子。

 

看着小姑娘瞬间被抚平的眉,以及仍然不肯松开的环在他腰间的手,Loki顺顺她被汗浸湿的长发,低首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。

 

小姑娘睁开眼睛就会看见,Loki为她制造出的墨蓝夜幕,还有漫天星光和萤火虫。

 

他想把她比作夏日的一天,

 

却发现她比夏日还要明媚温婉,胜过温柔的晚风,还有夜间花的清香。

 

 

 

 

Ver.奇异博士

 

你多次抱怨他除了会画圈圈没有一点用。

 

看看别人家的男朋友,有的帮忙打蚊子,有的会法术,连空调都省了,他呢,大夏天还裹着披风。

 

你委屈到飞起。

 

他注意到你的不对劲。于是某天他回到家,欺身上前,盯着委委屈屈散发着低气压的你。

 

你被他滚烫的眼神盯得不自在起来,躲闪着就是不敢看他。博士看着你慢慢蒸腾起红晕的脸,神色一暗。他常年做手术的,好看又修长的手抚过你的颈间,锁骨,然后还在试探着往下。

 

你觉得气氛不太对头。明明他应该哄你才对,怎么主动权反而又到了他手上。

 

你迷迷糊糊这样想的时候,已经晚了。

 

就在你被折腾的,眼眶里含着的泪要落不落之时,博士听到了在你轻轻的喘息以外的杂音。

 

该死的蚊子。

 

你被情潮烧的通红的眼角,以及逐渐发软的身子,都在挑战他的极限。

 

你看见他原本就长的脸瞬间黑下来,甚至拉的比扁担还长,刚想开口问他怎么了,就被更深的吻封缄。

 

脑海一片混沌之间,你只听到小红飞来飞去尽心尽力打蚊子的声音。

 

小红:日常委屈,并且忧伤。

 

 

Ver.查尔斯

 

你的教授有海一样湛蓝的眸子,还有不用抹口红也一样红润的唇。

 

大家都说他是从油画里走出来的人。

 

你是他的学生之一。

 

你总是很调皮,经常躲起来故意让他找你。又恰好在他真的着急动用能力的时候跳出来,在他耳边呼一口热气:“surprise!”

 

教授是多好脾气的人,每次都无奈地看着小姑娘狡黠又俏皮的笑颜,不舍得说一句重话。这样明媚的笑脸,是他穷其一切也要护着的存在。

 

而你,才不会告诉别人你觉得教授两指抚着太阳穴,眉头紧皱动用能力的样子超级撩。

 

夏天很快来临,你不明白为什么教授看上去一点都不热。他时时刻刻都是温柔优雅的样子,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难以言喻的高贵。再看看你,眉角总是挂着汗珠,在学校外的花园内玩够了才跑进教室,小狗一样吐着舌头喊热。

 

教授看着你脖颈里晶莹的汗珠,还有背后晃来晃去高高的马尾辫,心里微微一动。

 

学校并没有装配空调,所以夜里你有时会嫌热。本就睡得不安分的你,开始下意识地踢被子。这就导致早上温度回凉的时候你大半截身子都在被子外面,还睡得正香。这就导致了,第二天你鼻头红红的去上课。

 

教授很快注意到这一点,但他什么也没说,就放大家回去自习了。

 

你吸溜着鼻涕回到房间,下定决心今晚绝对不踢被子。

 

但是,这是你想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吗??

 

在你眉头微蹙,难耐的左右翻身的同时,教授的轮椅缓缓驶进你的房间,带着镇定人心的力量。他来到你的床边,端详着小姑娘被汗浸湿的碎发,手指轻轻搭在太阳穴上。

 

一股强大的精神力进入你的脑海。他为你制造了一个有着秋日凉爽晚风的幻象,你长长的卷发被风吹起,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,挽留这份清凉。

 

你唇边勾起舒心的笑意,而教授落在你身上的眼神温柔得无可至极。

 

第二天早上醒来,你惊奇的发现被子完整地盖在身上,脑海中是从未有过的宁静和温暖。你依稀记得,昨天晚上你看见了温暖得恰到好处的秋阳,片片红叶落在你的长发上,吹过田野的风有麦子成熟的味道。

 

竟然,还有教授深邃的可以把人淹没的眸子,和红润的唇落在你嘴角的样子。

 

就像他给你的感觉,淡淡的,温柔的,却格外明亮的。

 

当然,少不了他动用能力的时候,浑身散发出的气场。

 

你不由自主地傻笑起来。

 

门外的教授,也勾起微笑。

 

有些人充满戾气和恶意,是因为他们从未被人温柔相待过。

 

你相信自己能始终温柔,是因为在年少时遇到了温柔又善良的人。

 

 

 

Fin.